株洲之窗---红星网株洲站 红网株洲站 联合创设《株洲之窗--文明机关·品牌企业·魅力乡镇》专网

微信扫一扫,关注服务号!

株洲之窗
最新推荐单位 更多签约
株洲金山科技工业园
株洲金山科技工业...
进入官方网站
湖南茶陵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湖南茶陵农村商业...
进入官方网站
株洲市天元区保障住房开发建设有限公司
株洲市天元区保障...
进入官方网站
株洲渌湘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
株洲渌湘投资发展...
进入官方网站
醴陵市教育局
醴陵市教育局
进入官方网站
醴陵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局
醴陵市卫生和计划...
进入官方网站
株洲市芦淞区财政局
株洲市芦淞区财政...
进入官方网站
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株洲市委员会
中国国民党革命委...
进入官方网站
醴陵市国土资源局
醴陵市国土资源局
进入官方网站
醴陵市人民政府
醴陵市人民政府
进入官方网站
醴陵市自来水有限责任公司
醴陵市自来水有限...
进入官方网站
株洲市石峰区发展和改革局
株洲市石峰区发展...
进入官方网站

韩信不冤 因为他犯了这个错误  

“初汉三杰”中,韩信为汉朝的建立功劳最大,其军事才能无人能及,却最终不得好死,司马迁在《史记》中质疑其死,说“天下已集,乃谋叛逆,夷灭宗族,不亦宜乎?”,意思是当初韩信手握重兵可左右楚、汉的局势下都没有变心,难道还会在解了兵权时造反吗?

三杰中韩信较萧何、张良同刘邦私交最差,出身也较二人低微,因在项羽旗下不得重用才半路追随刘邦的。《史记》记有韩信在乡下做百姓时“贫无行”,他不但穷而且品行也不太好,所以“不得择为吏”,这一点可以反映出在秦未未大乱时,秦朝的基本法令和规章制度还是能够得到执行的,底层公务员选拨必须过“品行”一关,由于韩信不招人待见,故而不能举荐为官,即是最小的村长也不行。美男子陈平倒有了例外,陈平私通其嫂却因他在庄上逢年过节分肉时,分得公平合理老幼皆喜,大家把这点污点忽略不计,认为他很好,这叫欲先得之必先舍之。但韩信没这么圆通,也没怜悯的心态,自恃才高也懒得去找工作,常在一亭长家蹭饭,秦时亭长也相当于乡副科级干部了。亭长自个倒无所谓,不就吃点饭吗,堂堂一乡长也养得起,但亭长妻不干,时间久了就生反感,趁他没回把饭吃了,不留给韩信,韩信见状心中自然也明白,再也不上亭长家蹭饭了。这一点从侧面也反映了韩信“无行”不能为官的基本条件,不能违背秦朝法令原则,否则,亭长用自身关系就可按排韩信一个村长之类的职务,也解决了他在家蹭饭的问题。亭长又何乐而不为呢?

韩信功成名就后,只报洗衣老太太的一饭之恩,连曾受其“哑下之辱”的人都能原凉,却对亭长说什么有始无终。而羞辱了亭长一番,难道在韩信看来,亭长妻就该白白养他吗?这或许是韩信怨亭长当时没利用职权之便、为自个谋个官职出的怨气而使出的报复手段吧。

汉四年,项羽围困刘邦于荥阳,韩信手握数国重兵,天下局势在他的掌握之中,为楚则楚胜,为汉则汉兴,盱眙人武涉劝说韩信倒戈或自立,被韩信拒绝,且说“汉王解衣衣我,推食食我”,并说以前在项羽营中“官不过郎中,背汉王不祥”。韩信的回答与对齐人蒯通的劝告基本相同,但却趁刘邦危急时,要挟刘邦而得到了齐王的封赏,既然刘邦会脱衣与他穿,把自个吃的饭都让给他吃,难道还担心立了功后没封赏吗?这种乘人之危不顾大局要挟到的官位,犯了刘邦心中大忌,刘邦从此就多留了个心眼。可见韩信有军事天才却对世事的无知,在他看来这似乎应得的,只任自个性子行事。

汉朝政权的逐步巩固,韩信也被刘邦降职改封了淮阴候,刘邦在朝设宴,酒酣耳热之际,刘邦问韩信自已能领多少兵,韩信实话实说“皇上最多领兵十万”,刘邦问“那你呢?”。韩信目仰天空,轻轻一叹:“臣多多益善”,这是一种多么的高傲和目中无人,刘邦果然是心中来了气,追问句:“那你咋能任我驱使?”,韩信剿说了句不象官场话的官场话,“皇上不善用兵,却善驾御人”,刘邦算是释了怀,但韩信走时,他一直乜斜着眼盯着他的背影直到看不见。可见刘邦对他的忌惮。韩信身为臣子,不该毫无保留的把事实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了出来,有揭领导短处之嫌,须知,功劳永远都是领导的,这是千古不变的官场定律,即是能取得业绩也是在领导的英明领导下才取得的,韩信没把做臣子的地位放在该放的地方,犯了官场大忌。

萧何在沛县法院当官时就与刘邦私交很好,刘邦是亭长职务,史书说刘邦是无赖子,但为人大方,况且有一富甲一方的老丈人,虽说自个身上没几个钱也留不到明天,但有老丈人又是亭长,自然交游也广,曹参是公安局长,萧何是法院院长,三人不定还同流合污,应了相护之语,三人算是铁哥们。陈胜起兵时,刘邦已逃亡在外,萧何曹?纵勇沛县县令请刘邦协防沛县,刘邦已聚数百人,此时还算是匪类,但萧何曹参能联系到,二人不但有私纵、窝藏逃犯的嫌疑,还有警匪一家的违法勾当,可见三人私下来往不浅,消息也弄的明白,要不沛县县长怎么让其三人轻而易举杀了而占了沛县呢?刘邦后来连萧何都心存怀疑,韩信的死就是迟早的事。

野史相传刘邦与韩信有约,许韩信“三不死”,见天不死,见地不死,见兵(兵刃)不死,可谓万无一失,就剩除非老死了。韩信是久经沙埸,什么样的死法都见过,都离不开这三条的任何一条死法,但他错了,下三滥手段他远非萧何曹参的对手,萧何曹参专职“查人、抓人、关人、判人、处决”人犯多年,手段方法多的是,死法怎能以战场相同?萧何在吕雉的指使下,把韩信骗入长乐钟室,缚住用钟罩住缢杀了韩信,这一点刘邦没欺韩信。萧何是堂而皇之的遵令行事,算是说话算话,兑现了承诺。韩信到死只知怨“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却没想过萧何曹?曾经的工种。后人只总结说“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归根结底要与些什么人在一起。凭韩信只知天下大势,战场上纵横弛骋,不知明哲保身、大气炎炎的个性,岂是曾经的小人对手?司马迁的质疑只分析了当时的局势,忽略了韩信、刘邦、萧何的个性和出生。不死韩信死谁?

(来源:北京时间 ©历史任意谈原创投稿,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作者:苗风花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