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之窗---红星网株洲站 红网株洲站 联合创设《株洲之窗--文明机关·品牌企业·魅力乡镇》专网

微信扫一扫,关注服务号!

株洲之窗
最新推荐单位 更多签约
茶陵县人民医院
茶陵县人民医院
进入官方网站
茶陵县公路局
茶陵县公路局
进入官方网站
醴陵市司法局
醴陵市司法局
进入官方网站
株洲市天元区群丰镇人民政府
株洲市天元区群丰...
进入官方网站
株洲市林业局
株洲市林业局
进入官方网站
茶陵县公安局
茶陵县公安局
进入官方网站
攸县人民检察院
攸县人民检察院
进入官方网站
茶陵县人民法院
茶陵县人民法院
进入官方网站
茶陵县城西小学
茶陵县城西小学
进入官方网站
株洲市荷塘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
株洲市荷塘区卫生...
进入官方网站
株洲市水利水电规划勘测设计院
株洲市水利水电规...
进入官方网站
茶陵县司法局
茶陵县司法局
进入官方网站

继“苹果装饰”跑路后 株洲泥巴公社也要黄? 资金链断裂,业主和合作方昨搬空该公司  

昨日,业主、材料商、项目经理在株洲泥巴公社讨要说法

在苹果装饰株洲分公司关门不足半月,株洲又有装饰公司出现问题。昨日,曾为苹果装饰旗下子公司的株洲泥巴公社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株洲泥巴公社)被曝出现资金链断裂,遭遇了上百名业主、项目经理、材料商的围堵。

【现场】一百多人讨要说法

经历了半年的惨淡经营后,昨日,株洲泥巴公社竟“门庭若市”,不过这一次,并非好事。

当日中午1点,记者来到市中心广场某大厦6楼的株洲泥巴公社,只见大门敞开,现场一百多名业主、材料商、项目经理聚集,占领了整个公司。

一名业主告诉记者,他昨日一大早听说株洲泥巴公社要“跑路”,就急忙赶了过来。在现场,几名材料商在搬运着该公司内的材料,也有业主搬运着里面的电脑,不到半个小时,偌大的公司里值钱的东西所剩无几。

该公司几乎已没有员工上班,两名负责人则被业主、项目经理和开发商围堵讨要说法。

【导火索】一场彻夜未眠的谈判

在现场,一名泥巴公社的项目经理告诉记者,受苹果装饰“跑路”影响,加上株洲泥巴公社欠款多月,他们对株洲泥巴公社的经营状况产生质疑。

半个月前,株洲泥巴公社召集大家开会,说欠的资金会慢慢还,公司也会一直开下去。

导致如今株洲泥巴公社出现被业主、项目经理、材料商三方围堵的状况,源于前晚开始的一场长达 10 多个小时的谈判。

一名材料商称,从去年10月份开始,株洲泥巴公社就开始拖欠材料供应费用。5月15日晚8点,双方开始协商解决方案,谈判开始很顺利,株洲泥巴公社答应分期按月支付拖欠款项,此后合作则先支付资金。

记者从多名材料商出具的合约中看到,双方还约好了每月偿还资金数额,且均已签字盖章。

多名材料商称:“我们要求公司负责人盛志雷作为合同的担保人,但他拒绝。”

记者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系统查阅了解到,盛志雷为株洲泥巴公社装饰公司监事。对于拒绝担保的缘由,盛志雷告诉记者,自己虽为株洲泥巴公司创始人,但后来股权稀释,自己所占股份不大,且合约上已有公司印章,不再需要个人签字担保。

因此,谈判陷入僵局,持续到昨日早上仍未有结果。随后,部分材料商、项目经理开始向业主透露株洲泥巴公社资金链断裂的消息。

【业主】员工带着POS机上门收钱

昨日,一名业主告诉记者,“本来约好了今天(16日)开工”,却听到了泥巴公社倒闭的消息。该名业主称,5月11日,株洲泥巴公社还有员工拿着 POS 机,到他家中要求增付施工款。

“5月15日,还有业主和泥巴公社签订了合同,并支付了 8 万元的预付款项。”一名葛姓业主说,甚至在株洲泥巴公社与项目经理、材料商开会协商的5月15 日晚上 8 点多,还有株洲泥巴公社员工到他家中签合同,还拿 POS 机让他支付了近3万元。

一名业主说,他家中的装修刚完成了施工量的40%,却支付了100%的款项,一共18万元,“他们说不支付完就停工”。

盛志雷称,目前拖欠材料商的款项近500万元,拖欠项目经理不到200万元,业主人数则不清楚。

一名业主说,昨日在现场的维权业主就有数十名,还有很多不知情的业主。

为何在近日加收业主工程款,且仍与新业主签订合同?对此,盛志雷解释说,“我们没想到事情会朝这个方向发展,我们是想把公司做下去的,但谈崩了。”

【原因】近几月签约订单下降70%

株洲泥巴公社曾为湖南苹果装饰集团旗下子公司。

不过盛志雷表示,今年3月份苹果装饰集团出现问题后,株洲泥巴公社就与其断绝了从属关系。“不过,受苹果装饰集团负面影响,我们近几月的签约订单

下降了70%左右。以前每个月有两三百万元的订单,如今每个月仅有几十万元。”

盛志雷说,不少材料供应商、项目经理对于公司存在担忧,不愿意再为公司提供服务。同时,公司员工和苹果装饰集团为同体系培训,心理压力很大,近几个月员工的辞职率高达60%。

“急剧下滑的订单数导致了公司的资金链出现了问题。”盛志雷说,目前株洲泥巴公社账上资金仅有1万多元。

【追问】业主的预付款去哪了?

多名材料商告诉记者,业主把钱交给了株洲泥巴公社,泥巴公司又没把这些钱给材料商和项目经理,那这些钱到哪里去了?

盛志雷坦言,株洲泥巴公社的资金确实被拿了一部分去投资,包括株洲河西泥巴公社分公司和江苏南通泥巴公社分公司。

至于投资的具体金额,盛志雷称不清楚,“资金由当地的公司经理负责”。记者了解到,株洲泥巴公社河西分公司已于上月底关门倒闭。

记者查询了解到,株洲泥巴公司主要有3名负责人,除盛志雷为监事外,谭传尚为执行董事,经理和法人代表则为鲁子宏。

其中,盛志雷在9家公司拥有股份或担任高层,公司主要分布在湖南、江苏、浙江,其中担任法人2家、股东5家、高管8家;鲁子宏也在5家公司担任高层或拥有股份;谭传尚则在29家企业担任法人、高层或持有股份。

【业内】“‘暴风雨’来得如此惨烈”

在与株洲泥巴公社谈判了20个小时后,现场多名业主和材料商、项目经理说,对株洲泥巴公社已不抱信心,目前只想拿回预付款和欠款。昨日下午 3 点左右,株洲泥巴公社给现场业主打了欠条,承诺在今年7月15日前还款。不过,盛志雷仍不愿意在个人担保上签字。多名业主向记者表示,感觉拿回欠款的可能性不大,将采取其他途径维权。

株洲一名家装公司负责人说:“近期,株洲一些体量巨大的装饰企业一家家被‘洪流’击退。作为从业多年的业内人士,我没有一丝因对手溃败而感到自喜的心情,更多的是痛心疾首的反思,‘暴风雨’似乎从来都没来得如此惨烈。”

【对话】有了战略伙伴,正在融资

记者:株洲泥巴公社该如何解决当前的难题?

盛志雷:我们已经和一家大企业达成了战略合作,且准备融资,有四五家资本对我们感兴趣。

记者:如今遭遇这种情况,还有人愿意投资株洲泥巴公社么?

盛志雷:风险确实大了很多,不过我觉得还有80%的可能性。融资成功后,为了重拾各方信心,我们将对材料商实行先付款后送材料;对于业主,则先装饰完工再付款。

(来源:株洲新闻网 株洲晚报记者 赵露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