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之窗---红星网株洲站 红网株洲站 联合创设《株洲之窗--文明机关·品牌企业·魅力乡镇》专网

微信扫一扫,关注服务号!

株洲之窗
最新推荐单位 更多签约
株洲市石峰区发展和改革局
株洲市石峰区发展...
进入官方网站
株洲市酒埠江灌区管理局
株洲市酒埠江灌区...
进入官方网站
醴陵市人民法院
醴陵市人民法院
进入官方网站
茶陵县司法局
茶陵县司法局
进入官方网站
茶陵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
茶陵县住房和城乡...
进入官方网站
茶陵县国家税务局
茶陵县国家税务局
进入官方网站
攸县房产管理局
攸县房产管理局
进入官方网站
株洲市地方税务局
株洲市地方税务局
进入官方网站
株洲县地方税务局
株洲县地方税务局
进入官方网站
株洲市金科建设投资经营有限责任公司
株洲市金科建设投...
进入官方网站
攸县人民法院
攸县人民法院
进入官方网站
攸县地方税务局
攸县地方税务局
进入官方网站

演技惊人!她一人分饰四角骗来老公和情人  

downLoad-20170607104726

夏某在接受审讯夏某在接受审讯

前天,浙江温州瓯海检察院批捕了一个涉嫌诈骗罪的女子。离奇案情让警察也惊呆了:见多了能演的骗子,没见过这么能演的。

离异、无业……在人生低谷,温州女子夏某凭借绝佳的演技,重新“包装”自己,不仅有了老公,还有了情人,财富也不缺了。

她一人分饰4个角色,在她的戏里,甚至连受害者也在无意中成了她骗其他人的“棋子”。

真实身份:无业单身母亲

夏某今年31岁,中专学历,温州鹿城区人,长得还不错。

在一系列骗局开始前,她的境况是这样的:

5年前,夏某和前夫离婚,独自抚养4岁女儿。她曾在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当过一段时间临时工,后来离开了。

没有工作,但要租房子,还要养女儿,夏某陷入了人生低谷。

包装:“富二代”女医生

夏某有4个微信号,除了一个真实,另外3个都是虚构身份——

第一个虚构身份代表她自己,身份是温医附二医麻醉科医生。在这个微信号里,她在朋友圈不定时更新参加医学研讨会、出国交流等动态。

第一个虚拟身份代表她父亲,尽管她父亲早已去世,但她在朋友圈“复活”的父亲是个大老板,经常发一些做大生意的信息。

第三个虚拟身份代表她母亲,虽然她的母亲早已退休,但被她包装成了教育局领导。

做好了铺垫,夏某的好戏上演了。

生米煮成熟饭,“骗”来老公

夏某爱旅游。5年前,在一次旅游时,她认识了现任老公。

他是名中学教师,在闲谈中,夏某不经意说出自己的“身份”:医生,未婚,有房,还有做大生意的父亲和当教育局领导的母亲。

对于自己的女儿,夏某对外说是哥哥的孩子——尽管她没有哥哥,孩子平时由外婆带着。

后来,夏某怀孕了,两人匆忙结婚。

婚后,夏某才告诉老公部分真相:自己离过婚,有一个孩子,房子是租的。

但木已成舟,况且夏某如此能干,这丝毫没有影响她在家中的地位。婆婆逢人便夸自己儿媳,在婆家亲戚眼中,夏某是高学历、高收入的精英人士,无所不能。

为让家人信以为真,夏某每天去医院上班。实际上,她只是去朋友家待一天,到晚上再回家。

夏某爱打扮,有“光鲜亮丽的外表”,气场也镇得住。所以婆家并不知道,她打扮的钱一度靠结婚的彩礼。

把老公学生发展成情人

夏某有个情人小贤(化名),22岁,比夏某小9岁。

小贤原本是夏某老公学生。去年5月,夏某跟老公说,自己在搞课题研究,想招个实习生,老公就想到以前的学生小贤。当时小贤大学刚毕业,还没找到工作。

从去年5月开始,小贤便开始跟着夏某,其间除以做课题的名义跟着到处出差外,并没有实际工作。

每次若有其他人员同行,夏某便会交待小贤,一定要说自己是她的学生,否则出差费用报销不了。

后来夏某和小贤发展成情人关系,即便如此,夏某依然对小贤守口如瓶。

小贤从来没有怀疑过夏某的医生身份。“她和我在一起很强势,像个领导,我根本不敢质疑她。”小贤后来说。

受害人也成了骗钱的“棋子”

夏某把小贤带在身边,并不是没有用途,她要骗钱,如果只有导演没有演员,演不了大戏。

所有的受害人,在她的戏里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

夏某在旅游中认识的瓯海人小钟(化名),有一次在温医附二医住院时,夏某曾穿着白大褂、戴着工作证出现在病房。去年夏天,听说夏某有能力安排工作,小钟让夏某帮忙疏通关系。不久后,夏某告诉他,附二医的信息部要招技术人才,有正式编制。

帮人疏通关系找工作,当然得花钱。为了不断要钱,夏某导演了一次又一次考察、培训……

而夏某老公的表弟媳小芳(化名)在找工作期间,夏某曾主动联系她,说可以帮她谋得一份温医附二医的正式工作。

去年11月,夏某告诉两人,医院组织援藏,随后带上小贤、小芳、小钟出发。在介绍时,夏某说小芳是“院办领导”,小钟负责后勤,而小贤是她学生。由于此前夏某告诉过小芳和小钟,他们已经入职,所以他们并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身份。

不久,夏某又组织他们3人去土耳其参加一个“交流会”,但每次出去都以玩为主。

从2015年开始,夏某以疏通费、做课题、缴纳社保等名义,并假借虚构的“麻醉科主任”身份,向小芳索要27万余元(案发前退还26万余元)。

从去年10月开始,夏某又以疏通费、买考题、押金等名义,从小钟那骗走40多万元。

此外,夏某还以托关系帮人进幼儿园为由,骗取一被害人3.5万元现金及2000元油卡。

由于始终无法“入职”,小钟最后发现不对劲而报警。今年5月,夏某被抓。

(据都市快报)